网站声明  设为首页  
问天空间
  问天动态  问天文苑  问天杂志
  | 问天空间
  问天动态
  问天文苑
  问天杂志
   
   
   
   

 

问天动态| News Wentian



张远忠:从2008年金融危机看加强中国影子银行监管的必要性



发布时间:2016-7-28  发布作者:admin  新闻来源:本站




影子银行提供的金融中介功能,虽然使资金供需之结合更具效率,降低实体经济活动的资金成本,但因为多数具有高杠杆的财务结构特性,易在金融市场波动时产生流动性问题,并通过银行体系之间的密切关联,扩散并引发系统性危机,不利于金融稳定。在财务工程技续创新之下,银行等金融机构将资管产品包装成不同的结构性商品,该类商品结构复杂且缺乏历史数据,金融机构只能依赖未经市场验证的数理模型进行风险评估及管理,而该类模型的各项假设系建立在金融稳定且市场具充分流动性之基础上,一旦金融市场缺乏信心或流动性不足,该项风险管理即完全失灵。影子银行快速扩张再加上缺少监管,增加了决策层准确判断真实信贷增速和杠杆率的难度,削弱了政府对系统性流动性的管制力,从而导致系统性风险的发生。

对影子银行的放松监管被公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的主要原因之一。英国金融服务监管局(FSA)主席罗德.特纳在总结2008年金融危机的原因时认为:“没有从系统的角度考量从影子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扮演的角色,是全球监管者的根本性失败之一。保罗.克鲁格曼对影子银行长期游离在金融监管之外提出了质疑,他认为影子银行业务与银行业务性质几乎一致,并且在2008年危机后获得了美联储和财政部的救助,那么其监管至少应当上升到与传统银行一致的程度。2008年金融危机后,主流观点也都认识到影子银行体系的重要性与银行不相上下,甚至还超越银行,因此,增加管制措施和扩大金融安全网是必要的,不容政府恶意忽视。在2010年召开的G20峰会上,各国领导人(包括当时的国家主席胡锦涛)一致同意责成改集团下属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SB)研究如何在新巴塞尔协议(三)的框架下加强对影子银行的监管。现在,影子银行体系及其对金融稳定的影响已经成为当时各国金融监管局高度关注的问题。

 1998年的LTCM案美国政府就也已经明白了影子银行体系对金融体系造成的惊人风险,但美国政府并未痛定思痛,没有思考放松金融管制的弊端。根据美国证券交易法规定,作为影子银行业务卖方的投资银行理应在SEC注册登记为交易商或经纪人接受监管,但根据1940年《投资公司法》第3条规定,如果是商业银行控股公司或全能银行的投资部门就可以申请豁免在SEC注册与信息披露监管。投资银行正是利用该法规避监管机构对影子银行的监管,因为投资银行根据1999年《金融服务现代化法》实现由银行控股公司控股就能达到规避监管的目的。

         2008年后,美国对影子银行监管制度进行了改革:通过授权美联储建立宏观审慎监管构架,并由其负责检测整个金融系统的风险传递和积累问题。就监管对象而言,从机构监管变更为产品监管,凡是对金融稳定产生系统性影响的重要金融机构全部纳入审慎监管范畴。其次,建立更透明的信息披露制度。2010年的《华尔街改革与消费者保护法案》废除1940年《投资顾问法》注册豁免条款,要求管理资产在1.5亿美元以上私募基金作为投资顾问时必须向SEC注册,对私募基金的杠杆、资产管理类型和规模、交易投资头寸、估值方法等内容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等。

我国金融系统中并没有美国影子银行那样独立的投资银行、对冲基金,但影子银行在我国金融系统的影响已经非常巨大。据瑞银统计,2015年底有中国12万非银机构的资产管理业务没有纳入统计,2015年底包括企业债、信托贷款、委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及结构性非比标产品(如信托受益权和定向资产管理产品)在内的银子银行规模达54万亿,相当于GDP的80%。影子信贷占整体信贷的比重已经从2006年的10%增至2015年的1\3。尽管目前我国资产证券化业务和规模在监管部门的严格监管之下,但分业监管体制让银行发行此种理财产品始终脱离银监会与证监会的监管,虽然银监会持续出台银证合作、银信合作等业务规范、通知以限制资产证券化规模扩张,但银监会的此类规范性文件难以做到证监会对证券发行的信息披露要求与监管威慑,促使产品向规模化、复杂化发展,在银行内部实现了金融“脱媒”。2014年1月7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强影子银行业务若干问题的通知》(国办107号文),围绕影子银行提出了而监管原则、监管分工和监管方法。本着各司其职,由批设机构对各信用中介组织实施统一归口监管。如货币市场基金、私募股权基金、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由证监会归口管理;商业银行理财业务、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由银监会管理。人民银行作为宏观调控者,在围观方面主要负责跨市场金融业务、第三方支付业务实施监管。该通知还在金融监管协调方面做了部署,要求国务院监管部门加强合作,落实影子银行监管主体,通过监管协调来杜绝监管真空现象。《通知》还提出在影子银行监管上建立中央与地方统分结合机制。但从实践效果看,《通知》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主要原因是:第一、由于对影子银行没有清晰的界定,导致监管部门对影子银行的风险识别不清,监管思路不明确。《通知》没有解决如何界定影子银行的内涵与外延、影子银行的风险种类、影子银行的监管与分工、影子银行的监管方法等问题。其次,对影子银行的多头监管,导致监管模糊地带大量存在。《通知》也没有明确规定监管者应当采取哪些方法提升监管水平,导致监管漏洞大量存在,影子银行的套利行为无法有效遏制。而且像互联网金融、非标资产证券化等业务,《通知》也没有明确规定,更没有授权人民银行协调各部门组建宏观审慎监管机制,对影子银行的系统性风险进行监管。

因此,借鉴发达市场经验采取有效措施加强影子银行监管及时发现系统风险是当前金融监管工作的重中之重。在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以前,应当成立超越一行三会的影子银行检查小组,及时摸清各金融领域的影子银行基本情况,并制定有效对策,及时化解影子银行带来的金融风险。


 

 

 

 

北京问天律师网  京ICP备11027142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18号 财智国际大厦C座 1209室 京公网安备110108002075号
邮编:100081  电话:010-68461682/68467268/68461655  传真:010-68460711  邮箱:wentianlvshi@126.com  技术支持:365建材网